□ 刘彦龙 影报道

广西大新县宝圩乡宝西村大学生村官陆华平:

在派出所、码头和海上警务室设立矛盾纠纷调解室;推行行政调解、司法调解、民间调解有效衔接;推行矛盾纠纷四级风险评估机制。在深化推进爱民固边战略过程中,福建各级公安边防部队近年来坚持“预防为主、调解优先”原则,努力探索辖区社会管理新路子,推出一系列矛盾纠纷排查化解模式措施,着力破解排查化解难题,有力提升维护辖区和谐稳定能力水平。

2月25日,港口区企沙边防派出所与企沙镇虾箩村的村干部一起,成功化解了一起因土地纠纷引发的矛盾,有效地维护了辖区的治安稳定。

在调解中显锋芒

宁德边防支队福安大队在边防派出所建立矛盾调解中心,在码头、海上警务室建立矛盾纠纷调解室,将矛盾纠纷分为劳资纠纷、邻里纠纷、义气纠纷、生意纠纷等8大类,吸纳劳动部门工作人员、村委、客运站站长等人员为常任调解员,针对纠纷类型展开调解工作。今年以来成功化解矛盾纠纷55件,没有发生1起“民转刑”案件和群体性事件,有效维护辖区和谐稳定。

2月25日,企沙边防派出所接到虾箩村干部报警,称虾箩村一对兄弟因田地问题引起纠纷,担心引起不必要的冲突,希望企沙边防派出所与村委共同协调此事。本着和睦亲兄弟、公平、公正的原则,带着精心制订的合理、公正的解决方案,多次上门对两家人进行劝解,并数次邀请双方当事人及当事人的亲属进行反复协调,还联系村委干部一起为双方进行调解。

到任一年多,积极参与调解10多起纠纷案,所调解的矛盾纠纷得到妥善解决,双方当事人心服口服,互退互让,握手言和,为社会和谐稳定作出了贡献。他,就是广西大新县宝圩乡宝西村大学生村官陆华平。

莆田边防支队东沙边防派出所建立矛盾纠纷“多元调解衔接”机制,协调驻地东海镇综治办、司法所、灵川法庭、大埔村委会等单位,在大埔模范村村部建立“多元调解衔接”办公室,依托警官兼任“村官”平台,推行将诉讼调解与人民调解、行政调解等多种方式相互衔接的矛盾纠纷“多元调解衔接”机制。

经过一番努力,在民警和村干部苦口婆心的规劝下,矛盾双方在派出所、村委干部及相关工作人员的见证下,共同签下了调解协议书,双方对调解均表示满意。

就在陆华平参加工作的第三个月,宝西屯一名村民来到村委办公室,称他家旁边的空地被另一户占用,为此双方产生了矛盾,要求村干部去处理。陆华平与其他村委干部一起前去调解。在调查中了解到,这一块空地因一户的一棵树的树枝伸过屋顶而致使另一户的房子天面漏水,于是要求对方砍去树枝,对方不同意,双方因此产生矛盾,各执一词,坚持这块空地属于自己,相持不让。陆华平和村干部一起深入调查后得知,这块空地双方都没有使用权,应归集体所有。双方自知理亏,停止了争执。这一次参与调解,使陆华平对村委工作有了新的认识,也让他与调解工作结上了缘。

“多元调解”的案件包括家庭纠纷、邻里纠纷、经济纠纷等,尤其是容易引起当事人上访的轻微伤害案件。在调解过程中,邀请当事人亲戚、朋友、妇联及相关单位参加,按照调解程序进行,最终达成调解协议;对个别调解不成功的案件,引入正常司法程序。

调解工作是一件很辛苦又容易被人误解的差事,所以很多人宁愿去做再苦再累的活,也不乐意去做调解。“假如纠纷不调,矛盾不解,哪有心思去谈发展呢?”陆华平如是说。

泉州边防支队后渚边防派出所推行矛盾纠纷四级风险评估机制。针对辖区征地、拆迁、劳资等因素引发的各种矛盾纠纷,建立矛盾纠纷“ABCD”四级风险评估机制,即每周对矛盾纠纷的事由性质、涉及人数和可能对社会造成的影响进行综合分析和科学预测,根据风险评估结果制定防范和处置措施,将矛盾隐患化解在萌芽状态,实现矛盾纠纷调处工作由粗放型向精确型有效转变。目前,通过风险评估已梳理出可能影响辖区稳定的6类安全隐患和11个较大风险环节,逐一制定防范和处置措施,确保将安全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从而有效提升社会治安管理“安全指数”。

一天,尚艺村一对夫妻到乡政府办公室反映,他们家过往的小路被邻居用砖块、石头堵住,要求乡政府出面调解。工作队和村委干部曾多次出面调解,但日后又旧事重演,纠纷时而复发。陆华平和工作队一起,到尚艺村实地调查。这两户因建房用地而产生矛盾,一户不让用地,另一户以堵路来报复,双方产生了矛盾,村里多次调解稍有所缓解,但还无法根解,陈年复发的纠纷让工作队和村干部很头疼。陆华平与工作队接到反映情况后,马上和村干部一起前往调解。起初,双方各执一端,互不相让。陆华平和工作队从邻里关系,从道德、政策、法律等方面进行耐心地讲解,对双方进行苦口婆心地劝导,双方慢慢地消除了心中的积怨。村民们都说乡干部真了不起,多年的恩怨化为乌有。

厦门边防支队五通边防派出所建立警民联调“阳光调解室”。积极协调厦门市法律援助中心、湖里区司法局、金山街道综治办、司法所等单位在五通社区成立警民联调“阳光调解室”,将社区警务室与居委会调解委员会、治安委员会合并办公,建立由中心户长、社区居委会、警务室、边防派出所联合组成的四级调解平台,做到“小事不出社区、大事不出街道、矛盾不向上交”。对一般矛盾纠纷,邀请当地德高望重的老干部、中心户长等调解;调解不了的,再请法律援助中心、司法所、法院人员上门受理,做到既不伤面子,又解决矛盾纠纷,使双方当事人都满意。

农村纠纷案件直接影响到社会的稳定,经济的发展。调解矛盾纠纷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调解工作是政策性强,灵活性高,还要有一股韧性,没有“厚”脸皮是不行的。当事人为了自身的利益,有时说话尖酸刻薄,旁人有时说风凉话,陆华平都把这些当作反思自己言行的触发点,对人对事都会换位思考,既要体察对方的困境,又要站在公正立场思考、解决问题,使调解做到通情达理,又合乎法律政策。

李建勤 莫琼枝

责任编辑:孙建

相关文章